元宇宙非小号金色财经交流群社区官网
okx

OP Research:Crypto黑暗森林体系中的人性博弈

Time:2022-11-24 Click:28


原文作者:DoctorStrange

1. 我们是怎样的动物

假设有一只猩猩,不管是智商高的倭黑猩猩还是肌肉发达脑子莽的银背大猩猩,怎样让它快速地成为种群的霸主呢?

答案很简单,给它一个油桶或者轮胎。动物学家在原始森林中发现,当第一只猩猩学会滚圆桶时,其他猩猩会觉得不可思议而被吓跑,从而这只猩猩在种群中会获得较高的地位。随后,其他猩猩尝试学习这种“最先进的滚桶技术”,就像 80 后、 90 后在小学时跟着同龄人学习滚铁环和用中指转书本等行为一样。

树上的一只夜莺在鸣叫时,会引发一场合唱;第一个跳进水帘洞的猴子便可称王,因为其他猴子跟随着它跳入了洞天。在人类行为上也有类似的模仿同类现象,称之为模因(MEME)效应。比特币(BTC)最初的时候也是因为MEME效应而在程序员和极客爱好者中流传。而狗狗币(DOGE)和柴犬币(SHIB)等作为后起之秀,依靠发达的社交媒体传播而广为人知。

这些MEME代币的叙事逻辑简单直接,口号极具有煽动性,又有Elon Musk等名人效应的加持,跟风者纷纷买入。而主要内容为图片的非同质化代币(NFT)的流行,最初更是由于社交场景中对身份认同的需求,例如加密朋克(Crypto Punk)头像与无聊猿(BAYC)头像等。因此,加密并非是MEME币的主要特征,更多的是类似于明星演唱会中的粉丝从众效应。

基于密码学(Cryptography)的区块链技术构成了加密货币(Cryptocurrency)的主要部分,“Crypto”这个简称的代指也因此易主。虽然密码学可以离线使用(例如各国特工与间谍的线下交流),但是区块链技术不能单独存在,需要联网,否则节点之间发送的区块信息不能在其他节点实时同步。当然,比特币在单个节点之间的转账短时间内仍然可以离线操作,待联网后再同步也可。由于当下的互联网(Web 2 )是加密货币的基础设施,而加密货币和Web 2 又是共同铸就Web 3 的基础设施,因此Crypto与Web 3 在大多数情况下可以合并讨论。

在Web 3 这片原野逐渐茂密繁盛之后,MEME现象逐渐变为陈旧的叙事,许多时候像腐肉一样,不太容易引起猛兽们的哄抢。不过一旦出现绝佳的叙事逻辑,还是会被鬣狗和秃鹫一拥而上吃光。这一点上,无论是机构资本、大户还是散户,都是同样的“害怕错过”(FOMO)心态。

2022 年 10 月 28 日,在Elon Musk亲率一众资金完成了对Twitter的收购后,DOGE币价格大幅上涨,成交量激增。由于Elon Musk就是DOGE币流行的主要推动者,因此投资者对此的预期是DOGE币将被引入到Twitter的一些支付场景中,这种预期使DOGE币的成交量一度再次超过以太坊(ETH)。这说明MEME效应依然是下注猛烈的赌场,而技术上的应用前景此时只是跟发牌美女荷官一样的配角(当然这个绿叶配角也不能缺)。

我们就是这样的动物,大部分决策来源于蜥蜴脑的直觉或潜意识,而直觉即是大脑桌面上的快捷方式。人们习惯于直接用鼠标点击快捷程序,而不是调出命令行窗口执行逻辑判断代码。蜥蜴脑喜欢简单而又熟悉的事物(如狗子和狗狗币)、讨厌陌生而复杂的事物(如公链和Layer 1 / 2 / 3 )。理性大脑的思考回路漫长,在多数的决策中并没有起到一锤定音的作用。即使有少量的理性决策者,乌合之众也会迫使理性随着大流而逐利。非理性,是Web 3 行业中的主要噪音来源。

2. 高级动物的非理性行为

在非理性、狂野的Web 3 大丛林里探险,对数字游民的人性考验极高,需要逐渐剔除人性中的贪、嗔、痴、疑、慢,方能见性成佛。

贪。贪为首恶,主要表现为妄想吃最后一个铜板,试图跟庄家抢鱼头和鱼尾,不及时止盈出货。此为市侩奸商心态。

嗔。趋势反转、持仓币价下跌后不服输,继续加仓;币价上涨卖出后继续涨,不能闲庭信步空着仓,而是悔恨卖飞,高点再次买入被套住。此为暴躁莽夫心态。

痴。幻想拿死一个币几年,价值投资,天长地久,但这个币却不是BTC和ETH。此为恋爱少女心态。

疑。研究行情或某项目的基本信息后,不敢自信而果断参与生态交互或交易。此为踌躇袁绍心态。

慢。不能保持每一天都是学生的状态,不断学习新项目、新知识。老手傲慢的态度会忽略很多有价值的信息。此为八旗纨绔心态。

要破除心魔,仓位风控是最重要的,因为仓位变动直接影响投资者心态。而研究项目的消息面或基本面、K线技术分析等只是作为锦上添花、虎边插翼的手段。善战者无赫赫之功。如果参与交易后提心吊胆,就说明仓位过重,大概率因为心态随着暴涨暴跌而失衡,从而引发一些错误操作导致亏损。

在保持平静心态的前提下,“不以K喜不以U悲”,才能从行业信息、技术研究等方面的角度,精益求精,最优化投资收益率。在Web 3 这片茂密的原始丛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狩猎方式。无论什么样的获利方式,纯粹的利己主义者很难成为最大的胜者。因为在功利心作祟下,一切价值均以套利多少USD来计算。然而,棋在局外,好诗不自屋中磨。名噪古今的大诗人,辞藻实属陪衬,李白真正靠的还是真实的武艺剑术及其带来的侠气、苏轼真正靠的却是官宦浮沉中诚挚与过硬的政治素养。真正能在Web 3 中获得巨大利益和名誉的人,一定是不在乎加密叙事本身的人,而是在传统世界里阅历丰富并执着于让更多的人都共赢的人。

3. 从零和博弈到正外部性

历史学家马基雅维利说过:“一件事让所有人得利,它才能成功且持久。”这种行为方式称之为有原则的利他主义。以这个标准来看,目前在Web 3 行业中,让所有人得利(包括圈外的其他行业)的模式较为少见。

我们知道,信用货币几乎让所有人的利益都受到了损害。主权国家发行的信用货币,无论是美元、欧元、人民币,其本质就是债务,银行资产数字中 90 %以上来源于信贷活动衍生的债务。 1694 年成立的英格兰银行最初发行的银行券完全就是国王的战争债务。而在Web 3 中流行的通用代币,例如BTC、ETH等,虽然被称之为“虚拟货币”,但底层逻辑却是实体货币(类比于金银),而非基于债务的信用货币。实体货币不需要任何实质的物理意义,就是价值信念的载体。价值的度量,甚至可以是原始人类部落成员都知道位置的大石头。即使是现在,倒塌的柏林墙上的石头,在德国的旅游纪念品商店也能卖到十几欧元到数百欧元(当然并不是每块石头都是真的来自那面墙)。

坚定囤币信徒众多、挖矿成本高昂、产量通缩、钱包容易丢失的BTC逐渐变成了很多持币者长时间不会出售的东西,从而减少了交易频次和能源的消耗。对于非高频交易者,现在BTC最重要的功能变成了储值。因此,BTC的价值在于人们想拥有它、保存它,而不是卖出它、放弃它。在过去十几年漫长的买卖换手博弈中,BTC逐渐集中于头部少数钱包。如此一来,通缩且集中的BTC便不适用于Web 3 的通用流行货币。

货币在流行前期的通缩是致命的。明朝前期,铜钱为合法货币,白银为非法货币,但是所有人(包括皇帝)都在私藏白银,并普遍认可白银的价值。百姓把白银铸成块藏匿于地底下,间接造成明朝政府无法获得足够的白银,只能收缴各种农副产品来代替收税,财政能力欠缺。明万历年间,张居正改革正式将白银作为官方货币。热衷于敛财藏银的万历皇帝将民间非法采矿活动合法化后,银矿也很快被挖掘耗尽。 16 世纪晚期,西班牙殖民者入侵墨西哥和秘鲁,将大量白银从美洲输入到中国。 16 - 17 世纪占美洲产量一半的白银输入到中国。这直接导致明廷国库的白银贬值,以白银计价的商品价格发生了大规模通货膨胀。但由于京城的君王权贵贪墨并私藏了大量白银(跟中心化交易所的行为类似)、儒家卫道士(真假兼有)赋予君王的不加赋税道德枷锁、地主财阀(通常也是儒学士)的抗税偷税,国库的白银依旧短缺。叠加小冰河气候引发的干旱天灾、女真部落南下,最终导致明帝国破产和覆灭。

因此,理想的Web 3 流通货币需要与历史上失败的白银财政反过来,先有序通胀保证使用者数量和流通量庞大,然后再保证其不会贬值,应尽量避免通缩。囤币行为有时不利于货币的广泛流通和健康经济生态的运行。任何基于通缩机制的货币,都不适合作为最广泛的流通货币。另外,无论是通缩的BTC、ETH还是通胀的DOGE、SHIB等,几个代币的筹码集中分布在头部一千个钱包中。比特币的集中和通缩,多半是富人的游戏(藏真币),或者仅仅是在交易所存在的虚假成交量(印假币),而在穷人之间的真正流通量较少。

除了比特币和公链币之外,经过公募或者私募后在公链上发行的新币,几乎全部变为短时间的圈钱运动。机构通过私募入场,提前拿到价格较低的筹码;项目方预留部分代币给自己,在代币上线后抛售,让团队成员大赚一笔尽早退休;而散户只会免费领取空投或者追涨买入。罕有项目方和机构资本真正相信“共建、共享、共有”的去中心化精神。大多数情况下,参与到项目代币生态的所有人都面临着“囚徒困境”,都怕别人抢跑抛售或者老鼠仓偷偷出货。于是就会出现大部分代币上线后不久就砸盘的情况。由于一些使用程序脚本的“币圈科学家”大量攫取空投或套利,这种博弈和砸盘变本加厉地沦为零和游戏。

我们已经看到了各种项目的ICO筹款活动,它们宣扬着加密叙事,但项目与加密货币的原理毫无关系,像是一手捧着圣经一手拿着枪弹抵达美洲的殖民者。这些筹款行为类似于传统金融机构,但又不像它们那样受到监管。

汉朝时出现过的白鹿皮币,就如同项目方发行的定价代币。汉武帝命人捕杀长安周围白鹿,把鹿皮切割成方块,由皇家机构垄断经营,强制定价为 1 个白鹿皮币值 40 万铜钱(注意单位),要求诸侯朝贡品里必须有白鹿皮币。于是完成了中央机构对地方财富的收割。法国皇帝利用镍白铜铸造劣质银币,信用破产后无法发行国债借款,因此在英法战争中经常落败。唐肃宗铸造新铜钱“乾元重宝”,强行设置与旧币的兑换比例为 1 : 50 ,劫掠旧铜钱。类似的故事发生在 2022 年 5 月,在Terra链上不断增发贬值的LUNA币,最后被改名LUNC币,项目方和交易所重新发行LUNA币,按照不同的新老币置换比例,空投给不同时段的持有者。这些权力滥用行为造成的结果均是民间财富的蒸发和转移。

项目代币在公链之间的跨链经常会因为技术漏洞被黑客攻击。例如: 2021 年 8 月 10 日,Poly Network 在ETH、BSC和 Polygon多个公链上同时被黑客攻击,损失超过 6 亿美元; 2022 年 10 月 7 日,BNB Chain 跨链桥Token Hub发生被攻击事件,黑客盗走了 200 万个 BNB; 2022 年 11 月 4 日,GALA币在BSC链上被攻击,黑客大量增发该代币并抛售。在这些事件中,无论是机构、中心化交易所还是散户,均蒙受了巨额的财产损失。

一个代币只要有项目方,就会有预售或预挖矿,从而制造不平等的参与机会,最终造成代币的集中和少数人的权力膨胀。 2022 年 10 月,加密原教旨主义程序员Jack Levin设计了XEN币,它是一个无项目方发行、每个人都是平等地首次挖矿的代币。XEN在以太坊链(ETH)、币安智能链(BSC)等公链上迅速吸引了大量钱包参与挖矿,一度占了ETH 链上 50 %的发送区块。XEN币创造性地解决了使用脚本批量挖矿的“科学家”或“女巫”问题,利用其逐利动机,驱使其为参与的普通人牟利。“撸毛党”批量挖矿的钱包越多,普通钱包挖矿等待一段日期后得到的代币数量越多,从而让所有人都得利。起初XEN不断被挖矿产出,高度通胀,随着时间推移通胀率逐渐下降,最后变为通胀率可忽略的代币。

通货膨胀是贝壳在人类文明早期能作为流通货币的原因之一,亦即海贝是长期连续地产出,但却不贬值。海贝在内陆地区稀少且不易获得,而沿海商人在内陆地区贩卖海盐、渔货时,路途遥远,旅程艰辛,自然不遗余力地喊高价。一种可能发生的场景是:作为对消费者的心理补偿,商人将图案独特而瑰丽、美观而耐把玩、壳硬而耐储存、方便随身携带的海贝就赠送给了买主(一般是较为富裕的家庭)。因此海贝作为做溢价保护,天然具有价值。

类似的通胀但是保值的流通货币还有胡椒等香料。直至明朝前期,阿拉伯人从远洋运输贩卖过来的胡椒,十分珍贵且耐储存,依然可以作为公务员的一部分工资发放。一品大员也要用胡椒去买一些生活必需品。胡椒与海贝都是消耗了车船马运输费,本身具有一定价值。就像XEN在上线一个月之内的挖矿活动消耗掉 6000 多个ETH一样。因此,只有在ETH在 2022 年 9 月转POS之后变通缩,一个月后在ETH链上发行的XEN通胀但保值的机制才有成功的微弱可能性。

由于盐铁官方专营,实际上早期民间商人主要经营的是奢侈品。非同质化代币(NFT)好比是珍珠、犀牛角、玳瑁(珍稀的海龟壳)、象牙、鲸牙、啄木鸟头皮等奢侈品。好成色的珍品可遇不可求,艺术审美也因人而异,流通量不如海贝。每一个NFT都各有特色,但是审美差异造成价格差异较大。在有些人眼里,这些奢侈品可能一分钱都不值,还不如布匹绢帛、柴火木炭有用。蓝筹NFT的转移更像是上层阶级之间的利益输送和交情挥洒,难以作为平民百姓的支付货币。至于没有审美价值、烂大街的、价格较低的、几乎没有成交量的NFT图片,更像是只能喂鸡的软螃蟹壳。低流动性特点也会使大部分NFT在熊市无法卖出。

综上,没有项目方的比特币是自由主义,有项目方的山寨币是精英政治。历史上,自由主义和精英政治造成了无数次的贫富差距拉大和财富中心化,这并不奇怪。因为生产力的发展选择了精英主义和自由派的道路,中本聪也无法改变,发明比特币时应已想到最终中心化的结果。财富集中过程最终持续到革命的爆发,平分地权,然后一切周而复始,财富继续集中在少数人手里。

4. 在大而不同的生态中定义价值

无论是西方先哲幻想的“乌托邦”还是东方先哲幻想的“大同”社会都是不存在的,宇宙同质化意味着创世重启,生物没有性状差异意味着灭绝。Web 3 世界应该是大而不同,核心不在“大”,而在于“不同”,一个能够包容多种参与玩法和体验类型的生态系统。

Web 3 重新定义了两个的问题:价值是什么?对价值的取舍是什么?围绕着这两个问题,当下所有的应用场景都只是序章。人拥有的财富分好多种,但只有一种是永远递减的,那就是时间。所有的应用服务于人,就是服务于人的时间。金钱也只是个交换媒介,最终极的交换就是交换时间。例如卖房者置换的只是买房者未来的工作时间,可以用来体验当下的轻闲生活。当下Web 3 提供给用户的产品,更多的项目是在消耗参与者的时间,而非节省参与者的时间,例如“撸空投”等。

无论是传统互联网行业进军Web 3 ,还是Web 3 行业复制App模式将其改造成所谓的DApp(去中心化应用程序),规则、玩法比场景、产品更重要。Web 2 的用户体验整体上还是要比Web 3 流畅易用,毕竟全球一半人口都拥有一部智能手机,几十亿人中大部分是在本科学历水平以下,因此Web 2 产品的图形界面和营收模式需要尽可能的简单。计算质押借贷利率、元宇宙里重金买地、每天花大量时间抢空投、权衡游戏道具和产出收益比,并不是每天需要辛苦劳作的普通人所为。在现实世界里蝇营狗苟的大部分人,还是更倾向于打开TikTok,而不是继续在虚拟世界里计较斤两。真正热爱游戏的玩家不会想着一边玩游戏一边挣钱,而是花费几百美元是买正版的游戏硬盘。

对于GameFi、SocialFi、Metaverse等一系列应用,现在最应该解决的还不是玩法的问题,而是用户数量增长问题和资金流量引入的问题。用户数量和资金流量是一切金融生态的基石。有了地基,才能在地基上任意的搭建房屋结构;有了食材,才能做出各式各样的菜品,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用户端无论是采取私钥的链上热钱包、硬件钱包,还是无私钥的交易所托管账户以及多方计算钱包(MPC)钱包,应用端无论是App或者DApp,DEX或者CEX,本质是双向的信任选择,以人为本,并无优劣之分。

是否为去中心化或者加密叙事,既不是应用场景能成功的充分条件,也不是必要条件。唐宋时期的飞钱汇兑业务和明清时期钱庄的存取票据,就是中心化的交易所,票据上有独特的防伪标识,类似于加密货币的私钥。而且古时异地汇兑一般需要本人到场,技术层面上的加密只是作为辅助。钱包、货币只是一个信任与价值的载体,而人的判断才是确定价值与信任程度的标准。这里还有一个更深层次的因子:暴力(通常需要面对面)是金融历史长歌中永恒的伴奏,技术则不是。

5. 如何摆脱沦为历史垃圾堆的命运

世界财富总产出(指物理实体的开采和制造)每年都在增长,而印钞机也没有回头路,广义货币供应量(M 2 )每年以超过实体产出的速度在增加( 10 - 20 %)。更多Web 2 和其他传统领域的资金正在考虑或正在进入到Web 3 行业。

如前所述,传统金融市场是数千年暴力历史的遗留物。货币、信贷、借款来源于君主对外的抢赃战争和对内的掠夺民众财富。令人绝望的是现在的金融家也是暴力机器的歃血联盟。传统金融市场如果能完全摆脱它们的暴力起源,摆脱沦为历史的垃圾堆的命运,就必然要反其道而行之,与加密货币行业合作,蜕变为创新、荣誉、信任和相互连接的数字网络Web 3 。去中心化金融(DeFi)和传统金融(TradFi)可以共同繁荣,彼此也都需要对方。

加密货币行业正在经历熊市的阵痛,而一些知名的加密行业公司已经破产。但传统金融更是一塌糊涂,现在已经沦为笑柄,例如中国的基金经理普遍拿着亏损 20 %到 40 %的业绩去面对他们的客户。

加密行业若想继续扩大用户数量,就必须借鉴一些传统金融的监管方法。 2022 年 6 月,加密货币借贷平台Celsius和投资机构三箭资本(Three Arrows Capital)等一系列连环暴雷事件已经给加密行业敲响了警钟。 2022 年 11 月 3 日,全球第二大中心化交易所FTX被曝出内部盗取用户资金,参与失败的高杠杆投机行为,随即引发用户挤兑提币。暴雷后的一周内,唯一拥有美国官方加密牌照的FTX交易所即提交了破产保护申请。FTX交易所的暴雷和破产,严重打击加密行业和圈外投资者的信心,纷纷抛售加密资产或踟躇不前。“欺诈”恶名的乌云在加密行业的头上盘旋,挥之不去。

DeFi和TradFi领域必须就监管框架、标准和规则达成一致。 2022 年 11 月 3 日,币安CEO赵长鹏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表示,币安正在考虑收购银行,以弥合传统金融和加密货币世界之间的鸿沟。这是个双方相互取长补短的过程。

事实上,如果惯于狼嘴叼肉的加密行业再这样“不体面”,衙门的快刀便已经在路上帮体面。 2022 年 11 月 14 日,美国财政部长Janet Yellen表示,FTX 暴雷事件暴露了加密行业的弱点,美国政府已经考虑对加密行业进行监管。不幸中的万幸是,当下加密行业与传统金融系统的联系还不算紧密,利益捆绑不深,否则FTX 破产重组的影响就会像 2008 年金融危机前夕的雷曼兄弟破产一样,对全球金融稳定构成威胁。

生产力的发展是人类社会的本能需求。任何形式的经济运行机制,只要是有利于社会生产力发展,必然会吸附有关的应用场景,进而提供多个流量入口和用户参与渠道。至于进入渠道的选择,并不重要。只要满足了所有可能的条件,就会产生事实性的结果。如果DeFi中代币的流量或筹码集中于少数几家机构,加密资产的管理权被少数人甚至一个人控制(例如SBF),那就是中心化金融CeFi或TradFi;如果TradFi采纳了去中心化的运作机制,那么金融行业监管规则和区块链透明法则同时运行的TradFi,就比DeFi更兼具有信任度和效率。这一点,无论是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之争、独裁制度与民主制度之争、去中心化和中心化之争,都是一样的:满足了所有的因,就会有应得的果。

或许,加密货币最初的出发点并不是将“去中心化红旗”插遍全世界(中本聪和马克思可能是被误解最多的两个人),而是成为传统金融世界的做空对手盘。对面越腐朽,此处越繁荣。然而,小丑迟早会被关进监狱,就像《华尔街之狼》中的基金经理迟早会身败名裂。蝙蝠侠也会退居二线。双面警长一定会出现。

标签: ar pt rch ypt

了解更多区块链知识,下载【 欧易OKx 】有奖!
区块链交流群
数藏交流群
本站分享的区块链、Web3.0元宇宙、NFT、数字藏品最新消息等相关数藏知识快讯NFR资讯新闻,与金色财经非小号巴比特星球前线Btc中国官网无关,本站资讯观点不作为投资依据,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不提供社区论坛BBS微博微信交流群等相关币圈信息发布!
声明: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即时告知,我们将即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