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卡提额

叙利亚问题的来龙去脉是怎么样的?

浏览:268

网友回答

  引自http://www.zhihu.com/question/28103514/answer/39406934
谢邀。
先提供一个观察框架:
2010年的“阿拉伯之春”,本质上是该地区内外因结合作用的后果。从外因上讲是08年金融危机和09年欧债危机在全球的蔓延,从内因上讲是这些国家各自均面临经济结构脆弱、军政府独裁、世俗派与宗教力量撕裂社会、以及高生育率带来的人口爆炸等问题。外因好比流感,内因好比健康体魄。流感袭来,有的国家只是打个喷嚏,有的国家就要住院。
而且,由于某些共同特点,这些国家“住院”的基本形式就是世俗化民主势力(走亲西方路线)和伊斯兰教政治势力(走民粹化路线)之间互相缠斗,导致动乱、纷争不休。
因为涉及的国家太多,下面只拣四个有代表性的主要国家挨个介绍一下,科普一下它们的背景以及“阿拉伯之春”之后至今发生的事,让大家了解一下为什么“阿拉伯之春”是这么一个发展路径。

突尼斯:突尼斯旧属奥斯曼帝国统治,1881年成为法国的保护国(事实上的殖民地),1956年独立。突尼斯独立之初本来是一个君主国,按传统习惯,最高统治者称贝伊(怀疑可能跟我们说的“巴依老爷”是一个词,懂的请来说一下),实行君主立宪制。但当时的政府首脑布尔吉巴(别笑……)利用铁腕手段清洗亲法政治家和封建贵族力量,迫使贝伊效忠议会,最后更软禁并废黜了贝伊(参考我们的袁大头同志)。
1957年,贝伊退位,突尼斯共和国成立。从此时起直到1987年,突尼斯共和国的总统都是布尔吉巴。他在实行独裁统治之余,对突尼斯进行了大量社会改革,包括提升妇女地位、发展经济、建立社保机制、推行世俗化等等。此人极度痛恨妇女面纱,称其为“丑陋的破布”。
1987年,布尔吉巴因长期身体恶化,被时任总理本·阿里取而代之。
本·阿里在位期间继续推行世俗化,并在对外政策上继续亲西方。他在政治方面相比布尔吉巴要开放一些,放松了报刊审查制度,开始实行总统大选,并让反对党合法化。自1989年到2009年,此人三次在大选中获胜,得票率分别是99.66%、94.48%和89.62%(依照他修改的宪法,总统有权连任3届)。
所以得票率99%的总统并不只有萨达姆。但是这哥们不跟西方对着干,所以革命爆发前,欧洲媒体经常赞誉突尼斯是“北非民主国家的典范”。
2009年,随着欧债危机的爆发,法国乃至欧洲人去突尼斯旅游的人数大幅下降,突尼斯经济表现下滑,青年失业率激升,社会矛盾加剧。2010年,随着一个小贩的自焚,突尼斯首都发生动乱,本·阿里被迫下台,逃往沙特阿拉伯。典范国家就此完蛋。
然后就是连台好戏上演:
本·阿里1月13号宣布要改革,1月14号出逃。总理当天下午按照宪法规定发表声明宣布暂任总统,晚上就有人质疑他是不是合法获得了转交权力。1月15号上午,突尼斯宪法委员会认定总理此举违宪,总统职位应交给大议长。一个月后,有人攻击大议长跟本·阿里是一伙的,大议长也被迫辞职。3月9日,本·阿里所在的政党宪政民主联盟被宣布为非法组织,就地解散。
简直精彩。
本·阿里在位期间主要打击了两派,一派是追求西方民主的世俗主义政党,一派是主张伊斯兰化的伊斯兰政党。本·阿里倒台后,两股势力都迅速膨胀,然后互相缠斗。
按照过渡政府的方针,突尼斯要先选出一个“制宪议会”充当过渡政府,再制订一部新宪法,并在新宪法的指导下选举新政府。2011年12月大选就是为了选举“制宪议会”。这次大选的结果是一个世俗的左翼党领袖Marzouki当了总统,而伊斯兰政党伊斯兰复兴运动党则成为议会第一大党(85席,Marzouki的党只有29席),其领袖Jebali出任政府首脑。这个伊斯兰复兴运动党在伊斯兰政党中算是温和派了,它赞同经济自由主义政策。但是在社会问题上,它赞同伊斯兰理念。
大选后,伊斯兰政党和反对党就伊斯兰法在宪法中应占何种地位展开反复的斗争。这期间伴随了数次暗杀,以及从2011年一直延续到2014年的全国紧急状态。不过,到2014年1月,新宪法已经通过。宪法承认伊斯兰教的重要地位,同时保护信仰自由和言论自由,禁止对宗教信仰的诋毁和对不信仰任何宗教者的谴责。2014年12月,大选举行,原本·阿里政府成员Beji Caid Essebsi获胜,当选为新一届总统。

2012年突尼斯经济有所回升,但13年随着党争和扯皮局面的出现,突尼斯经济表现下滑,通货膨胀和失业率依旧维持在高位上。世界银行估计2014年突尼斯经济状况将有好转。(最新数据好像还没出来)

点评:突尼斯是第一个爆发革命的国家,也比较典型地代表了这批阿拉伯国家存在的主要问题:
1)革命前,名义上实行选举制,实质上实行独裁制。
2)经济结构高度依赖西方,欧债危机爆发后本国经济马上出现问题。无法享受经济增长福利的民众自然要起来反对政府。
突尼斯自焚的小贩本来是个大学生。经济好的时候,很多突尼斯大学生毕业后从事导游、服务业工作,卖苹果给法国人就能赚不少钱。欧债危机爆发后,法国人不来了,大学生大量失业——偏偏他们还都是自尊心比较强的人,不接受底层社会地位,又受不得警察的屈辱,所以干脆自焚。
3)革命后旧独裁者压制下的社会问题逐一显露。
突尼斯、埃及还有很多国家都面临两个问题:是更西方化,还是更伊斯兰化?过去三十年,这些国家的独裁者不约而同选择的道路是:一手反西化,一手反伊斯兰化,同时引入资本主义和市场经济,大力发展本国经济。
但是这帮国家建立起来的依附型经济十分脆弱,其获利者只有少数利益集团,大部分民众的利益很容易被剥夺。欧洲国家一打喷嚏,这个玩法就完蛋了。
旧玩法完蛋了,不代表旧问题解决了。原来被压制住的两批人——一批主张世俗化和西方民主的精英(以律师、医生和大学教授为代表)跟另一批主张重现伊斯兰文明伟大荣光的精英(以阿訇们为代表)开始上台,之后就开始互斗。前者代表西式精英,背后是西方势力;后者代表传统宗教贵族,背后是广大穆斯林信徒。
目前来看,所有“阿拉伯之春”中遭受动荡的国家都出现了这个问题。
突尼斯算是解决比较好的,埃及解决得就比较糟糕,利比亚则面临国家分裂。
当然,解决最糟的是伊拉克。尽管萨达姆不是在“阿拉伯之春”中倒下的,但类似的问题是一直存在的。伊战之后,世俗化精英在美国帮助下上台,结果是被广大极端穆斯林的怒火包围(美国人都把我们的家打成这样了,你们就是走狗!),后果就是ISIS大肆猖獗。
突尼斯算是在这些国家里转型最成功的一个。它能实现这个目标也是有一定特殊因素的:
1)突尼斯在北非地缘中属于边缘国家,不像埃及、叙利亚和伊拉克那样处于各种力量的撕扯之下,受ISIS的直接影响也比较小。
2)突尼斯本身是进入意大利和欧洲的门户,受西方文化影响比较大,它内部的伊斯兰政党属于比较温和的派系,最多主张点一夫多妻什么的,没有要求全盘伊斯兰化。
不过,跟其它几个国家一样,突尼斯的经济是否能在未来几年内得到好转,变数还很大。随着欧洲自身的问题进一步恶化,我对包括突尼斯在内的大部分阿拉伯国家未来的经济前景都不看好。

埃及:埃及

© YangKaTi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HTML地图 | xml地图 | txt地图 桂ICP备16002597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