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卡提额

如何评价以色列这个国家?

浏览:407

网友回答

  本来对于以色列态度的争端很多都是屁股决定脑袋的事情,对于以色列的好感往往来自于其发展成就和对阿拉伯世界的厌恶,对于以色列的恶感来自于其强权政治的崇拜,但是知乎上完全刷成了互相站队,我觉得也是一个意义不大的事情,以色列不是一个天使,就是一个有复杂地缘关系和复杂建国史的国家而已,他取得了很多成就,也惹了很多争议,同样,阿拉伯世界也是如此。单纯在有复杂利益纠葛和明确的争端各方中非得寻找一朵“白莲花”,去寻找脑补一套”正义对抗邪恶“的好莱坞狗血戏码,是非常无聊的一件事情。。以色列不是一部单纯的复国英雄史,阿拉伯世界也不是没事找事。

我发点个人意见。有批评,有赞扬。利益相关声明:本人是对以色列有一定好感的人士。

首先,以色列问题的本质就是”犹太复国主义“正义性何在?或者说,从历史语境的正义性而言,新的以色列国到底应不应该存在。。

以色列作为一个中东世界的外来参与者,基本上面临三个矛盾:
1,与主流阿拉伯世界的意识形态冲突。
2,与巴勒斯坦的民族,领土纠纷。
3,以色列与周边国家的军事压力以及地缘纠纷。

这些问题的地缘政治本质,是以色列犹太国作为联合国1948决议和英国出让巴勒斯坦地区后的一个人造国家,在内部通过对于犹太人在欧洲受到排斥的那段苦难史之反思,开始寻求一种历史语境下的民族统一性,故而形成一种应激式的国族主义倾向,开始出现激进的复国运动。
很多人认为,英美通过地缘政治的考量,开始借由这个历史语境,支持犹太人重返中东,以求得新的地区博弈筹码,但是这其实并不完全是这样。。

英美并非从一开始就支持以色列,事实上他们偏向阿拉伯居多。英国主要还是通过和阿拉伯世界的合作来维持中东地区殖民统治和利益。事实上,犹太人的引入更多是增加了中东局势的一个参与方,而这个参与方的引入更多是利于英国和阿拉伯世界讨价还价,而并非真心扶持以色列建国。而事实上以色列建国时期,英国的立场很不明朗,退出中东世界,更多的是无力支持中东世界的军事开销,或者说无法得到很高的收益。并不完全是因为犹太复国。

而米妖同样是在阿拉伯盟友和以色列之间玩墙头草,最初而言,米国也是偏向阿拉伯世界,因为中东的石油毕竟是中东地缘的战略底线,而以色列的参与既定以后,米国同样开始对以色列示好,在初期,是杜鲁门出于捞政治筹码,开始在国内广泛渲染犹太人的悲情史,开始宣扬战后的反思情绪,于是在国策上开始支持以色列的建国运动,并提供经济支持;后期转向了”中东平衡“政策,开始有意识地在中东寻求军事上的平衡,虽然明显偏向以色列,但是不会真正触及到阿拉伯世界的底线。。

所以说,犹太建国史,并不完全是西方论调。。

而犹太复国史中,比较重要的两件事情在于,
1,希姆家族的费萨尔亲王与犹太民族主义代表举行了一次会晤。费萨尔是汉志统治者侯塞因的三子和阿拉伯大起义的领导人,被视为阿拉伯人领袖和民族代表。魏茨曼代表世界犹太复国主义大会,表示愿意同阿拉伯方面合作。1919年1月3日,两人在巴黎签订了一项协议,魏茨曼代表犹太复国主义运动,支持费萨尔建立起以哈希姆王朝为统治者的大阿拉伯国家,并为此利用他的个人关系向英国上层人物游说,此外犹太国还将用其经济力量和才能帮助阿拉伯人发展经济,并允许阿拉伯人在穆斯林圣地实行自治;费萨尔则表示愿意接受《贝尔福宣言》,同意犹太人移居巴勒斯坦并建立国家。
2,犹太人在巴勒斯坦购买土地主要通过“犹太民族基金会”(JNF)、“巴勒斯坦犹太拓殖协会”(PICA)和“巴勒斯坦土地发展公司”(PLDC)三个机构进行。这些土地绝大部分是从不住在当地的地主手中购买的,建立委任统治制度。


论述了以上这些,我们基本上可以做出以下结论:
1,犹太复国主义是国族主义思潮,它的正义性仅仅依据民族本位存在,故而相对于巴勒斯坦而言,犹太复国主义没有实存的正义性。
2,犹太人在巴勒斯坦地区的居住是合理的,因为犹太复国者通过与当地民族代表的协议和土地收购,事实上犹太人有在巴勒斯坦的居住权和移民权。反而阿拉伯世界的煽动对于犹太民族的仇恨和极度排斥甚至军事行动都是没有道理的。
3,犹太国的合法性来自于联合国的共同决议。

故而,以色列国在中东的存在是应该被承认的。。

其次,谈一谈以色列国与阿拉伯世界的关系,这个问题的讨论价值在于,以色列的整个发展史几乎都是伴随着这个问题开展的。

1,以色列和阿拉伯世界其实并非是不可以共存的,但是阿拉伯望族和外来的犹太产业家的冲突从移民时代开始就存在了,犹太人的参与并非完全挤占了阿拉伯世界的空间,更多的是外来者和阿拉伯世界的经济冲突,衍生到政治冲突上,最后翻出了宗教意识形态冲突的老账。

2,巴勒斯坦是一个受害者,也是施虐者。以色列的建国合法性来自于联合国决议,而事实上联合国会议上,真正对此事有话语权,仅仅是西方世界,阿拉伯世界和以色列建国者而已,巴勒斯坦几乎没有什么真正意义的议价能力。而对于巴勒斯坦而言,阿拉伯世界也并非盟友,事实上,保持以巴冲突持续升温,并且影响到以色列的内政状况,是阿拉伯世界希望看到的情况,而以色列在解决以巴冲突时候的强势态度,也会引起周边中立国家因为军事恐慌站到阿拉伯世界一边去,但阿拉伯联军太战五渣了。所以说,巴勒斯坦一直是以阿双方的博弈对象,巴勒斯坦实质上孤立无援,被两方剥削,并且毫无反抗能力,于是政治上开始走向激进中立,并开始以KB主义的方式报复以色列,以求获得政治筹码。所以巴勒斯坦,以色列,阿拉伯世界的三方博弈是一个毫无人道主义的烂账。。。

3,以色列确实一个崇尚强权和实用的国家。以色列人左派温和主义在80年代就几乎退出政治舞台,现今上台的几乎是右派,强调激情的民族主义情绪,故而以色列人和整个社会氛围都体现出一种对于国族概念的强烈认同,而另一部分人就是对以色列本国的反感。而强大的外部压力一直强化这种情绪,也开始逼迫以色列国家机器高速运转。故而取得了巨大的经济成就和教育成就。

工业部门以军工部门起家,并为依托发展出全套的工业体系,并且全部本土化。
经济交流以外贸为主,政府牵头战略合作伙伴,再进行企业开拓,产业政策和开放市场并行。
教育投资比例很大,并且教育上精英化,注重实效性和人才的产出比。
在传统产业上,因为地理条件的限制,均以高度技术化为牵头。
外债比例不低,有大量美国犹太社团的资助。

等等。。

强大的发展模式带动国家机器运转,开始国家的高速建设,并且很大部分体现在了军事工业的成就上,而这种军事工业的成就也体现成了“尚武”精神,无时无刻不体现在以色列人的生活中。

4,中东复杂的地缘博弈状况,和高度紧张和区隔化的军事冲突,也造成了中东几乎是一个完全“利益论”的区域局势,它们和美,俄和新兴的我朝关系微妙,在一个同样的平衡状态下,继续这类冲突。而这类冲突的复杂性,以至于这里几乎不存在人道主义考量,为了政治筹码几乎忽视生命,生存与人本价值,这就是人类游戏的丑恶行径,而这种状况无法归罪到任何一个势力上面,

© YangKaTi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HTML地图 | xml地图 | txt地图 桂ICP备16002597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