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卡提额

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在纳卡地区冲突再起,是阿塞拜疆单方面挑起的吗?背后靠

浏览:227

网友回答

  泻药。

关于此次冲突,我了解的情况还不够多。
当然,从官方消息来看,双方都指责对方挑起了冲突,宣布己方自卫反击击退了对手,而且以相对比较小的伤亡取得了比较大的战果。比如阿塞拜疆方面宣称打死亚美尼亚方上百人,摧毁装甲车多辆,占领三个高地;而亚美尼亚方面也宣称击毙阿塞拜疆方面一百三十人以上,等等。
不过,对战时【官方发表】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这些数字不过是为了鼓舞士气,水分在三倍以内就不错了。更加科学的方法是核对双方公布的己方伤亡数字,因为这个数字虽然也可能被缩小,但考虑到抚恤等后续行政工作,可能还比较切合实际——另一方面,己方公布出来的数字基本上属于“瞒不过去的损失”,也就是说至少可以肯定这些损失确实存在。
阿塞拜疆宣布单方面在纳卡地区停火 已造成18人死亡30多人受伤
阿塞拜疆国防部2日说,在近日纳卡地区冲突中,共有12名阿塞拜疆士兵死亡,一辆坦克触雷损毁,一架武装直升机被击落。而亚美尼亚总统萨尔基相在召开内部高层会议时说,自4月1日亚、阿两国爆发冲突至今,已造成亚方18名士兵死亡、35人受伤。确定了方法论之后我们从上文不难判断:
阿塞拜疆方面承认的损失为——阵亡12人,损失坦克1辆、武装直升机(MI-24)1架。
亚美尼亚方面承认的损失为——阵亡18人,受伤35人。
可见,阿塞拜疆方面兵力损失较少,而技术装备损失较多,在这种边境冲突中更像是“有备而来”的一方。当然,也不排除亚美尼亚下层军人擅自挑衅正中阿塞拜疆方面下怀的可能性。因此,究竟孰是孰非不妨等待有更多情报之后再作定论。
【图片醒目】评论区知友提供的示意图也从另一个角度增大了阿塞拜疆主动挑起冲突的嫌疑。
不过这里也要指出 @Boa Hancock 知友所谓“阿塞拜疆准备了1万火车箱的军火,是亚美尼亚方面的20倍,这明显是做了战争准备的”应属张冠李戴,因为这是二十多年前纳卡战争时的事情了:
24年前的纳卡冲突:阿塞拜疆被迫靠车臣悍匪打仗
以旧闻来判断阿塞拜疆方面早有准备显然不能令人信服。

事实上,本轮冲突由来已久,甚至在土耳其与俄罗斯还处于蜜月期的2014年8月就已经开始了:
恩怨20年,纳卡再起冲突的背后
结果,冲突在双方“死伤数十人”之后被俄罗斯总统普京强力的介入所仲裁。值得注意的是,当时俄罗斯深陷乌克兰泥潭(2014年8月15日俄罗斯正规军开始成建制介入顿巴斯战争),但土耳其却同俄罗斯正在蜜月期。土耳其不但没有追随西方制裁俄罗斯,还释放了相当的善意;普京也因此在同年12月高调访土,与埃尔多安打得火热:
北京青年报电子版
此后,纳卡冲突仍在继续,看起来与俄土关系的大起大落没有什么相关性。整个2015年双方交火接近3000次,仅仅当年12月的一周内亚美尼亚方面就损失了18名士兵:
一周内18名亚美尼亚士兵在纳卡冲突中死亡
这样看来,此次冲突应该与什么“泛突厥主义大阴谋”没有什么关系,属于2014年8月以来本轮纳卡冲突的一个延续。

至于为什么纳卡形势从2014年开始恶化(实际上2008年和2012年纳卡也发生过军事冲突),我想跟这个事件应该有点关系:
亚美尼亚加入欧亚经济联盟
亚美尼亚选择加入欧亚联盟,让阿塞拜疆感到前所未有的压力。欧亚联盟到2022年将建立统一关税区,到2025年将成为人员、物资完全自由流动的区域,这意味着纳卡很可能被纳入到俄罗斯为首的这个区域,也就意味着阿塞拜疆很可能永远的失去纳卡——就像现在已经被俄罗斯肢解的格鲁吉亚那样。在这种情况下,阿塞拜疆人必须做些什么来提醒国际社会,提醒可能帮助自己对抗亚美尼亚乃至俄罗斯的无论什么势力(欧、美、土什么的都无所谓),在外高加索还有纳卡这么一个问题、这么一张牌。
当然,除了这一外因之外,我们也该看到,阿塞拜疆的国内政治气候也决定了该国政府必须表现出某种“有所作为”的进取姿态。
今天的阿塞拜疆,名义上有多党制的议会,但实际上是一党独大。当然,这种集全国统治精英于一党而独揽统治大权的“政权党”现象在独联体国家是十分常见的,阿塞拜疆的对手亚美尼亚本质上也是如此。但是,阿塞拜疆的特点在于“政权党”新阿塞拜疆党比之俄罗斯、亚美尼亚的“政权党”更加封闭、也更加家族化。
Elections in Azerbaijan
在阿塞拜疆2015年议会选举中,新阿塞拜疆党获125席中的69席,单独过半;更有甚者,剩下的席位绝大多数都是独立候选人的,因此他们几乎不可能发出任何与新阿塞拜疆党不同的声音。
Elections in Armenia
这是对照组,亚美尼亚的“政权党”共和党对国家权力的掌控与新阿塞拜疆党一样牢固,但亚美尼亚议会里存在着“繁荣的亚美尼亚”、亚美尼亚革命联盟(=达什纳克)等有力野党。
盖达尔·阿利耶夫
同某些“政权党”内部相对民主或至少是统治阶级内部不同利益集团都在其中具有一定代表性(最典型者如日本战后的自民党,亚美尼亚的共和党也属此类)不同,新阿塞拜疆党基本上被阿利耶夫家族所掌控。老阿利耶夫作为苏共政治局委员在掌握阿塞拜疆十余年之后,竟然还能在2003年临死前传子成功,这是亚美尼亚无论哪个政权党要人(哪怕总统、总理)都做不到的,甚至在独联体国家也是破天荒头一遭。这样一来,小阿利耶夫能成功跻身巴拿马文件也就不足为奇了。
目前小阿利耶夫也已经五十五岁,虽然作为国家元首尚且年富力强,但也到了该培养第三代的时候了(他本人就是在三十三岁时成了阿塞拜疆国家石油公司的副董事长)。这个时候他对外做出所动作,也是可以理解的。更何况我们可以看到,随着国家油价的下跌和低位徘徊,现在阿塞拜疆的日子也不是太好过。
Economy of Azerbaijan
如果说冲突真的是阿塞拜疆有组织、有预谋挑起的话,那么我可以想到的战略动机也无非就是以上几条了。顺便再值得一提,阿塞拜疆历史上与伊朗关系密切、同时国民也多信奉十二伊玛目派,但独立以来因为新阿塞拜疆党提倡阿塞拜疆世俗民族主义,因此同伊朗的关系是处于敌对状态。和土耳其的关系虽然因为同说突厥语的关系比较好,但泛突厥主义本身与阿塞拜疆民族主义也是存在不可调和的矛盾的,因为这意味着阿塞拜疆人首先不是一个独立的民族,而是更广大的突厥民族的一部分。因此,阿塞拜疆在1990年代取缔了以土耳其为基地组织泛突厥主义活动的跨国政治团体灰狼(土耳其民族运动党的外围团体)在阿塞拜疆的分支机构,同时该国还把突厥化之前旧阿塞拜疆的象征即圣火画上了国徽。可见,阿塞拜疆当局虽也会打泛突厥牌与土耳其勾搭,但对泛突厥主义总体上还是不甚感冒的。从小阿利耶夫本人的经历来看,他虽然会说流利的土耳其语,但主要的外交方向也还是欧洲和俄罗斯。

至于亚美尼亚么,我只说一条:
Serzh Sargsyan
现在的亚美尼亚总统Serzh Sargsyan本人就是纳卡首府斯捷潘纳克特出身,苏联解体前夕是纳卡自治州党委第一书记助理、纳卡独立运动的主要领导人之一,纳卡战争爆发后任纳卡自卫军(现防卫军)军事委员会主席,战争结束时是亚美尼亚国防部长(换言之就是纳卡战争中亚美尼

相关内容

    © YangKaTi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HTML地图 | xml地图 | txt地图 桂ICP备16002597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