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圈区块链最新消息,非小号行情,金色财经交流群非交易社区平台官网

数字藏品交易:尚无规范的“游戏” 不少数字藏品是“卖空气”

Time:2022-04-30 Click:53


结合自己以往对于区块链行业的案例经验,有律师认为,现在在做NFT相关业务的项目方,大多数还是在“卖空气”,因为这些NFT并没有权利价值映射
  法治周末见习记者 薛佳莹
  法治周末记者 郑超
  来自北京的“00后”徐文(化名)是一名数字藏品购买者。因为“花几十元就能拥有独一份,价值说不定还会涨”,两年多来,他在不同的平台购买了数十件数字藏品。像玩游戏那样,他将购买数字藏品也称为“玩”。
  一个关于数字藏品的定义在网间广为流传:“数字藏品是指使用区块链技术,对应特定的作品、艺术品生成的唯一数字凭证。”
  数字藏品源自舶来品NFT(Non-Fungible Token,即非同质化代币),但两者并非完全相同。在国外,NFT概念兴起后,立即引发了炒作热潮。不少人认为,数字藏品是NFT在中国本土化、合规化的应用探索、展现模式。
  但深圳市区块链协会法律专委会执行主任、北京市盈科(深圳)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郭志浩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我国目前还没有关于NFT或数字藏品的官方定义,也没有相关立法。
  “财产”还是“凭证”?
  郭志浩介绍道,目前,在法律理论层面,对于NFT的定性存在“财产说”还是“凭证说”的争议。这也意味着,围绕NFT的法律关系,是适用普通民事法还是适用证券类的法律规定仍不明确。
  “我个人比较认可‘凭证说’,也就是说所有的NFT,都应仅仅是某种权利或财产的凭证。而NFT的发售,本质上是一方主体让渡了某种财产或权利给另一方。NFT本身就是持有该财产或权利的凭证。”郭志浩说。
  北京市盈科(武汉)律师事务所律师曹世勇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则认为,NFT应当属于我国民法典第127条规定的网络虚拟财产。但是因前置法暂未明确,所以暂时来说,NFT至少属于财产性利益或者属于特定且有价值的计算机数据。
  被“黄牛”盯上的数字藏品
  尽管NFT在国内法律中的“身份”不明,但这并不影响其在全球的受欢迎程度。
  一份业内报告称:2021年,NFT的全球交易额达到176亿美元,比2020年的8200万美元飙升了21000%。

  在国内,徐文也亲身感受到了数字藏品的火爆。“前不久,支付宝发布了一个新的付款码皮肤数字藏品,分4批发放。我抢了4次都没抢到。”
  此前,有新闻报道称,2021年6月23日,支付宝与敦煌美术研究所合作推出基于蚂蚁链发行付款码 NFT皮肤,价格在闲鱼平台最高被炒至150万元。之后,闲鱼平台将其紧急下架。
  “闲鱼平台上高价转卖NFT作品的那些人,就是之前炒文玩、炒鞋的那批人,相当于‘黄牛’。”唱片库创始人黄歆泉说。
  从2021年4月开始接触NFT,黄歆泉已然积累了不少经验。他将创作的NFT唱片发布在国内的某平台上,并与平台方进行分成。作为创作方,他希望未来能有针对NFT更为明确的监管政策出台。
  2021年10月31日,国家版权交易中心联盟、中国美术学院、蚂蚁集团、腾讯等机构共同发布了《数字文创行业自律公约》,将抵制任何形式的以数字文创作品为噱头,实质发行和炒作虚拟货币的行为;抵制任何形式的数字文创作品价格恶意炒作,防范投机炒作和金融化风险。
  但在国内一些平台上,高价的数字藏品交易并不鲜见。法治周末记者进入某个号称“NFT玩家”的网络社区后,发现超过一千人在社区内讨论数字藏品的交易信息,包括内容、价格等。
  法治周末记者私信社区中一位玩家,询问如何交易。对方回复:“闲鱼、中介和电子合同,你来挑。”
  在徐文眼中,这种社区内的二次交易大多不可信。“有媒体报道出NFT可能存在的诸多安全隐患。选择一个靠谱平台和一件具有收藏价值的NFT作品,是我自己进行交易的两个标准。”
  律师认为不少数字藏品是“卖空气”
  3月10日,据《北京商报》报道,一家名为“唯一艺术”的数字藏品交易平台近期因不发货也不退款的问题,被大量用户投诉。好在最终,近6000笔故障订单全部完成退款。
  对此,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讲师屈向东说,一般情况下,如果根据双方所订立的合同内容上,平台既不发货也不退款,属于违约行为。从深层次来看,上述事件折射当前数字藏品规制的两方面问题。
  一是相关运营平台亟待规制。这种规制一方面是从其准入门槛上,如需要区块链信息服务备案、电信服务资质等相应资质;另一方面是从其经营行为上,需要健全对其运营流程的规范指引,这需要政府、法院、产业组织、用户等多方共同治理。
  二是数字藏品的权利归属有待进一步厘清。如购买了数字藏品的用户,享有何种权利?实践中,当数字藏品的铸造者并非相关作品的著作权人时,用户的所有权在何种情况下不得侵害该著作权?这些问题尚未得到法律层面的规范。
  对于NFT目前的交易,曹世勇表示,鉴于NFT存在虚拟币对价交易、金融属性鲜明、极易被炒作的特点,严格来说,国内是不允许NFT交易平台存在的。虽然说暂时没有明确的监管规定,但是从2018年8月银保监会、中央网信办、公安部、中国人民银行、市场监管总局五部门联合发布的《关于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及2022年2月处置非法集资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发布的《关于防范以“元宇宙”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的内容来分析,NFT的交易、炒作包括相关交易平台是极有可能会被政策监管并禁止的。
  曹世勇补充说:而且NFT交易平台如果存在欺诈、非法集资、非法经营或者传销等行为的,是有可能被行政机关依照相关行政法规进行行政处罚的;如果达到入罪标准,则有可能被司法机关依照刑法进行刑事处罚。
  郭志浩表示,目前开放二级市场的都是在违规经营,但私下以转赠的名义交易的,却没有被明文禁止,处于“灰色地带”。
  “暂未发现NFT和数字藏品方面的刑事案件。可以说,这个领域还是一片空白。警方针对NFT和数字藏品的相关案件暂时也没有专门的立案规定。”曹世勇说,“但是,当不法分子利用NFT或者数字藏品来实施诈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集资诈骗、传销、非法经营、洗钱等行为时,警方是可以适用这些罪名的立案标准等规定的。”
  “举个例子,通过NFT或数字藏品交易等行为进行非法集资或者传销的,可能会受到相关行政机关的行政处罚。如果严重破坏市场经济秩序达到入罪标准的,有可能涉嫌刑法规定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集资诈骗罪或者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曹世勇补充道。
  郭志浩表示,目前法院和警方还没有针对NFT的案例。结合自己以往对于区块链行业的案例经验,他认为,现在在做NFT相关业务的项目方,大多数还是在“卖空气”,因为这些NFT并没有权利价值映射。
  “未来可以针对区块链行业进行专门立法”
  在监管方面,郭志浩表示,目前NFT涉及到多个方向的法律关系,但由于没有专门的法律规定,因此在监管方面主要还是应当结合现有的互联网、电子商务和证券相关的法律规定来进行。他建议,未来可以针对区块链行业进行专门立法。
  曹世勇告诉法治周末记者,目前,国内对NFT或数字藏品的监管更多地体现在各行政机关职责范围内的监管,主要监管手段为行政处罚。比如,当NFT内容存在侵犯他人著作权、商标权的,知识产权部门会进行监管。此外,在NFT或数字藏品领域,我国目前已经存在行业内自律监管。
  屈向东认为,从制度建设层面而言,由于国内监管体制机制相对滞后,迫切需要加快制度建设,完善监管规则,保护用户合法权益。具体来说,从金融风险防范、知识产权保护这两个重点领域出发,既要保护知识产权,避免数字藏品成为版权侵权行为的“新领域”,还要加强对NFT的金融监管。
  由于NFT交易中,可能存在偷税漏税、非法集资、洗钱、诈骗等违法犯罪活动,有必要对其加强监管。屈向东介绍说,美国也已经关注NFT存在的洗钱风险。
  屈向东建议:从监管主体建设层面,鉴于NFT涉及面广,可以市场监管部门为主体,并适时将金融监管、个人信息、知识产权等相关执法部门纳入监管体系;从监管标准上,应推动建立国家标准或行业标准。只有通过标准化工作,引导NFT或数字藏品平台就上链、销售、使用、流转等环节建立安全可控、流转有序的合规体系,才能切实保护用户、著作权人等利益相关方的合法权益。

标签: 交易 数字藏品

了解更多区块链知识,下载【 数字钱包 】有奖!
区块链交流群
皮卡丘资讯网提供币圈最新消息,提供区块链知识、非小号行情查询,千万不要参与以太坊狗狗币以太币雷达币波场等虚拟比特加密货币交易,本站只提供区块链元宇宙知识快讯,和金色财经中国官网无关,本站无社区论坛不提供相关信息发布.!
免责声明:本站图文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即时告知,我们将即时删除!
商务合作
2021-2024© YangKaTi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桂ICP备16002597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