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圈区块链最新消息,非小号行情,金色财经交流群非交易社区平台官网

互联网在迅猛发展过后,似乎看到了自己的终极目标——元宇宙

Time:2022-04-30 Click:80


多年以后,面对元宇宙,人们将会在虚拟世界中回想起1992年尼尔·斯蒂芬森创作的《雪崩》,那是一切的起源——Metaverse。
Meta-Verse,合意为超越宇宙,不是去太空中翱翔,而是在互联网中打造一个平行于现实世界的人造空间,这个空间中的一切将由数字构成,著有《元宇宙》和《元宇宙通证》的作者易欢欢将其称为“互联网的终极形态”。
互联网诞生的半个多世纪以来,将人类从工业时代带进了信息时代,跨入了第三次浪潮革命,信息与智能成为了先进生产力。
指针拨回到2021年,互联网在迅猛发展过后,似乎看到了自己的终极目标——元宇宙。
2021年3月,被称作“元宇宙”第一股的Roblox成功在纽交所上市。这一举动迅速引发资本市场的狂欢,同年5月,微软表示正在努力打造“企业元宇宙”;8月,三大公司积极动作——海尔入局,发布制造行业首个智造元宇宙平台、英伟达宣布推出全球首个为元宇宙建立提供基础的模拟和协作平台、字节跳动斥巨资收购VR创业公司Pico;10月28日,美国社交媒体巨头Facebook宣布更名为Meta,同时公布社交平台Horizon Home,“all in”元宇宙。
随后,百度、索尼等大厂纷纷跟进,无一掉队。
2021年,成为了元宇宙元年。
元宇宙并不是一种技术,也并非一个新鲜的概念,它更像是一个经典概念的重生,是在多重因素交叠影响下催生的。
2020年人类社会到达虚拟化的临界点,疫情加速了新技术的发展,和非接触式文化的形成。人们察觉到在足不出户的网络社会中,依然可以完成现实生活中的诸多事宜。
另一方面,技术的发展为元宇宙打下了可预见的基石,扩展现实(XR)、区块链、云计算、数字孪生等新技术的出现与发展,是元宇宙的概念具化。

元宇宙到底是什么,各界众说纷纭,但作为一个现实世界的平行宇宙,作为一个人类生活迁徙的新场景,首先要具备人类生活的基建,同时要在幸福感上较现实生活有所提升,这样才能让大众对此有所憧憬。
在Roblox的招股书中,以“身份、朋友、沉浸感、低延迟、多元化、随地、经济系统和文明”八个元素对元宇宙进行了具体落实概括。从目前来看,技术发展已在多个领域打造了雏形。
对触角灵敏的大文娱行业来说,早在《黑客帝国》系列、《头号玩家》《失控玩家》等电影中先人一步让大众直观感受到元宇宙的形态和魅力,同时,由于行业属性,感官技术的开发与试验一直是文娱行业的核心功课,所以在过去几年的发展中,文娱行业为元宇宙提供了创造性、可视性、预见性的基石构建。
那么元宇宙概念的兴起,又会对大文娱行业带来哪些反哺呢?
风口上的“数字藏品
如果将元宇宙视为一个大型游戏场所,或许太过狭隘,准确来说,这是一个大型虚拟生活场景,有生活就要有货币流通,所以元宇宙需要建立自己的经济系统。
区块链的出现为其提供了一个货币流通逻辑。
区块链2008年起源于比特币,由中本聪首次提出,早年,区块链作为所有比特币交易的公共账簿。2014年,“区块链2.0”成为了一个关于去中心化区块链数据库的术语。区块链2.0技术跳过了交易和“价值交换中担任金钱和信息仲裁的中介机构”,“被用来使人们远离全球化经济,使隐私得到保护,使人们‘将掌握的信息兑换成货币’,并且有能力保证知识产权的所有者得到收益。第二代区块链技术使存储个人的‘永久数字ID和形象’成为可能,并且对‘潜在的社会财富分配’不平等提供解决方案。”
这也就引出了区块链区别于传统网络的两大核心特点:数据难以篡改和去中心化。这保证了信息和数字得到有效保护,并让信息与数字成为资产变成了一种可能。
那么数字资产又将如何进行交易呢?2021年,NFT开始大行其道。NFT,全称为Non-Fungible Token,指非同质化代币,是用于表示数字资产的唯一加密货币令牌,可以买卖。
用户为什么要为一串数字代码付费呢?这就要说到NFT比较重要的两个特点:一是商品限量发售的稀缺性,物以稀为贵;二是上链后的唯一性,打个比方,购买一颗遥遥相望的小行星命名权,同样够不到摸不着,但它却被标记了你的名字。基于区块链的保护措施及这两个特点,避免了买家成为冤大头。
哪些又能成为数字资产呢?包括传统艺术品(画作、音乐等)的数字化、馆藏数字化、JPG、GIF、视频剪辑、数字头像等极其广泛的作品及形式都已经成为NFT中的大热项目。从趋势来看,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数字不能实现的。
2021年3月11日,这一天或将载入史册。艺术家Beeple的作品《每一天:最初的5000天》在佳士得拍卖行以693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4.5亿元)成交。Beeple也因此一跃成为在世艺术家画作拍卖榜的前三名,重点在于他的作品是一枚NFT。
▲ 《Everydays:The First 5000 Days(每一天:最初的 5000 天)》
2021年3月18日,马斯克的推文,包括配文、剪辑和歌曲一起被当作NFT在网站上出售,最高出价达112万美元。
NFT的火爆,让普通人对艺术品更加望尘莫及,事实上,在各种属性的NFT平台,也有价位亲民的数字收藏品。
来到国内,第一个吃螃蟹的是蚂蚁集团。2021年6月23日,支付宝发行了一批NFT版付款码皮肤,每款NFT限量8000份,售价为10支付宝积分+9.9元,每日分两批抢购。活动一发出,就像疫情期间抢菜一样,谁都买得起,但谁都买不到。
稀缺性导致天价炒作,很快,闲鱼等二手平台上开始出现黄牛等中间商直接发帖高价回收支付宝NFT,一度高达十万一张,更令人震惊的是,有网传截图显示最高标价甚至达到了150万元。
15万倍的溢价使得招风的闲鱼迅速下架所有NFT商品。但这并不会阻止大厂纷纷入局NFT的步伐。
2021年7月30日,QQ音乐宣布NFT加密艺术品服务“TME数字藏品”开启内测;8月2日,出自腾讯PCG事业群的“幻核”APP正式上线,其号称国内首个NFT交易平台;12月,京东旗下NFT发行平台“灵稀”上线京东APP小程序;B站则是为站内用户推出了一批专属头像类NFT,总量2233个,用户等级达6级,且2021全年每日活跃于网站的用户即可报名申请;网易也在2021年下半年开始了NFT平台的搭建。
不止大厂,国粹也试图焕发新生,2021年7月13日,北京国声京剧团在NFT网站上出售自己的京剧作品周边,首个京剧NFT出现。
新事物催生新玩法,电影行业也在被NFT改变营销方式。2021年9月,由安东尼·霍普金斯主演的电影《零接触》以NFT的形式进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首映礼”。片方共发行11份NFT,每一份中不仅包含一部完整的电影视频,还附加独一无二的电影彩蛋。此举也与片名形成了有趣呼应。
作为元宇宙的基础场景之一,大企业闻风而至、传统艺术不落人后、名人前来站台,使得NFT成为整个2021年全球最热的名词之一,12月,NFT入选《柯林斯词典》2021年度热词TOP 1。
但同时,新事物常常伴随着乱象。2021年,英国著名涂鸦艺术家班克斯的画作《白痴》以9.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61万元)被Injective Protocol区块链公司买下。出人意料的是,买家非但没有将其完好收藏,而是在直播中点了一把火,彻底烧毁了《白痴》。
随即他们便宣布会使用区块链技术将画作数位化保存,并通过 SuperFarm市场以NFT形式出售,将收益捐给慈善组织。最终,NFT版《白痴》以38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47万元)售出,高于原画作4倍。
这更像是一场行为艺术或者高级营销,《白痴》的内容本就描绘了一场艺术品拍卖会,讽刺了1987年梵高《向日葵》创下的拍卖销售纪录,画作上写道“我不敢相信你们这群白痴真会买这个”,把对在艺术品上斥巨资的收藏家们的嘲讽直接打在了公屏上。
对这一事件的评价众说纷纭,这或许会成为艺术品载体划时代转变的一个历史性事件,但数字时代的到来并不代表传统艺术介质的消亡,一切仍需静待时间来做评断。
另外,近期还有一件引起广泛关注的事件,今年4月1日,周杰伦在社交平台上发文称,其持有的BAYC #3738 NFT 已被盗。这不是一个愚人节玩笑,这枚NFT是由BAYC(无聊猿)出品的数字头像,根据被盗后的交易转手成交额来看,该NFT的价值超过300万人民币。
这只“猴子”头像已经成为名人圈里的打招呼方式,除了周杰伦,目前已知拥有它的名人还包括NBA球星史蒂芬·库里、说唱歌手埃米纳姆、脱口秀主持人吉米·法伦等。当然,一个头像太容易被跟风者进行图片复制了,就像“把压力给到义乌这边”轻而易举。所以官方在头像上加入了六边形边框的标识,以此区分仍是普通圆形头像的盗版。
此次NFT被盗一事为各大NFT平台敲响了警钟,风头之时的安全监管和bug修复不容松懈,风险早冒头比晚出现好。
周杰伦也是较快跟进NFT的名人之一,今年1月1日,元宇宙平台Ezek联合周杰伦名下潮牌PHANTACi首次限量发售NFT项目Phanta Bear(幻象熊),发行上限10000个,单价为0.26个以太币(约人民币6200元),总价超6200万元,40分钟内便抢购一空,当天就登上了全球NFT交易量榜首,这个带货实力确实不是吹的。
音乐圈中,坂本龙一也显示了自己的实力。2021年,他将自己的知名乐曲《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拆成595个音符出售,每个音符卖10000日元(约合人民币514元)。本来这些音符NFT分为三轮销售,结果第一轮不到半小时就被抢购一空,并且当天就被炒出了高达20倍的转手价。
而在国内,一方面出于对虚拟货币的严监管,一方面出于对新兴事物的审慎管理,因此数字藏品成为众多平台的选择,这一举措最为关键的部分在于禁止二级交易。
人们为什么会为一个头像或一个音符买单呢?这在传统消费逻辑上是讲不通的,但人们必须逐渐意识到数字藏品的价值所在,无论是投资潜力、保值空间,还是为了情怀与纪念。
那么,数字藏品该具备哪些要素才能让用户有购买欲呢?麻辣鱼采访到元隆雅图-UOVA宇宙CEO王厚淼,在此之前,他们已经连续发行了五粮液、元气森林、珍藏泰迪、INTO太空、小河、陆政廷等品牌或IP的多种数字藏品。并且在市场表现上都是“瞬间售罄”,供不应求。
▲UOVA宇宙CEO王厚淼在UOVA宇宙中的Avatar形象
王厚淼认为,藏家欢迎的数字藏品有三个关键点:“数字藏品本身也是商品,跟我们购买的普通商品只是形式不同,所以第一就是回归消费冲动的本身逻辑——东西要好;第二是要有独特的情感共鸣,限量发售也好、对艺术家的拥趸也好,这些都具有类似且共通的情感属性,这种情感连接比购买传统商品又更贴近了一步;第三就是趣味性,数字藏品在设计上可以加入特殊的权益、福利以及与实物互动等新鲜玩法,这也是刺激消费者购买的重要因素。”
目前来看,数字藏品的更大消费意义在于收藏与投资,那么未来会不会成为一个人人都是收藏家的社会呢?
“我们可以观察到现在电商巨头纷纷入局,如果从电商的逻辑来看,交易是基于互联网新的传播方式,对他们来说多了新的商品品类,所以理论上目标受众一定是泛众的,也就是各个年龄层都可以找到适合自己的数字藏品,当然,泛众下还是会分众。年轻一代由于是互联网的‘原住民’,他们一定会是数字藏品的先行者,而其中文娱爱好者又会成为先行者中的先行者。”
“从收藏动机的角度看,目前数字藏品的受众主要分为两批,一部分是原本就对收藏感兴趣的专业玩家,他们会根据藏品的发行量、属性、精度等方面进行专业判断,另一部分就是对新鲜事物猎奇尝新的年轻人,这其中也包括大量的文娱产业、IP产业的粉丝用户。”
除了人人都是收藏家,未来还有可能出现人人都是卖家的情形,UOVA宇宙CEO王厚淼对此说道:“这也是行业的魅力所在,鼓励创作和创新,在早期,这需要有实力的大平台去做引导,我相信未来一定会百花齐放。”这或许也正是元宇宙去中心化的某个体现。
元隆雅图作为国内礼赠品、新媒体营销行业的龙头企业,多年来有丰厚的IP积累和运作经验,主创团队又脱胎于数字艺术及大型音乐演艺领域,这让他们入局元宇宙有了先发优势。UOVA宇宙CEO王厚淼认为团队在IP方面已经拥有了从原始素材到二次创作的创作能力的积累,所以先行先试,除了搭建自己的平台之外,也跟国内主流的大型数字藏品平台深入合作。通过探索IP和版权在实物领域和虚拟领域中不同的运作方式,在新赛道上对主营业务进行补充和赋能。 

标签: 互联网 终极 元宇宙 宇宙

了解更多区块链知识,下载【 数字钱包 】有奖!
区块链交流群
皮卡丘资讯网提供币圈最新消息,提供区块链知识、非小号行情查询,千万不要参与以太坊狗狗币以太币雷达币波场等虚拟比特加密货币交易,本站只提供区块链元宇宙知识快讯,和金色财经中国官网无关,本站无社区论坛不提供相关信息发布.!
免责声明:本站图文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即时告知,我们将即时删除!
商务合作
2021-2024© YangKaTi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桂ICP备16002597号-7